甜小妖

黑暗里的爱情它来势汹汹



《推拿》的小说拿了茅盾文学奖,电影获得柏林电影节艺术贡献奖,作者毕飞宇也算是得到了属于他的最高肯定吧。自从读了《平原》和《玉米》后,便再难对他提起兴趣。同样一片广袤的农村,在他笔下,比起莫言大爷的斑斓秘境和蓬勃生命力,实在逊色太多。日子的平常刻画得过于平庸,少了点摄人心魄的魅力。

虽然对他的小说不感冒,还是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,看了这部电影。它为如我一样的健全人打开了一扇窗,不是明亮的,而是黑暗的窗,通向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。

毕飞宇平和淡然的写作风格与这个故事浑然天成,导演娄烨的镜头也与之契合,他有一种世界就是这样恒久而冷静的态度,表演和故事的意味很淡,却有一股隐忍的力量,将他想表达的坚忍和自尊徐徐托起。无论是老搭档郭晓东黄轩,还是完全素人的盲人演员小孔,表演都有如静静流淌的小河般自然,正是这种自然,才避免了同情和怜悯情绪的泛滥。

盲人的世界似乎离健全人很远,在你的正常生活轨迹里难以和他们有交集。为什么呢,其实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,直到电影里的那句话出现:'“在盲人心目中,健全人是另外一种更高级的动物,具有神灵的意味,他们对待健全人的态度完全等同于健全人对待神灵的态度,敬鬼神而远之。”他们只愿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嬉笑怒骂,爱恨嗔痴,一旦这关系网里出现健全人,便心生敬畏之情,敬而远之,隐忍绕道而行。

电影里有两次反抗这种关系的事件,一次是王大夫面对弟弟的债主自残以还债,一次是小马冲进去打了欺负小蛮的嫖客,都是盲人与健全人的对峙,且两次反抗都有一样血淋淋的结果。这结果看似惨败,却是惨胜。王大夫虽然收获了几道吓人的刀疤,却保住了和小孔结婚的钱,保住了维系爱情的根本。小马虽被打成猪头,却意外复明,有了带着小蛮私奔开始新生活的勇气。

所有的反抗无一例外都是为了爱情,因为爱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,所以天然带着些悲壮。然而反抗的都走向了光明,隐忍的却归于寂灭和孤独。

娄烨的叙事里还有一样难以忽视的元素,性。

无论因爱而生的性,还是因性而生的爱,一样动人。盲人的爱和欲本就隔着重重障碍,遇见了就不愿放手,所以它来势汹汹,简单直接。金嫣的爱就是说过哭过也不怕你拒绝,等着你说爱情就像红烧肉一样美味。小孔的爱就是用温暖的身体让你感动,让你为之生为之死。小马的爱就是只想和你在一起,背叛世界也无所谓。

对于他们,爱就是不让你躲在被黑暗包围的安全世界里,要你走到光明中,去面对让你害怕的人和事。

不知怎的,有一种被鼓舞的激动。


片尾曲是尧十三的《他妈的》

妈妈,我爱上一个姑娘

可是她在别人的床上呻吟

我想知道,她是不是真的快乐

我去问她,她没有回答

妈妈,我做了一个梦

我梦见我在红色的天空飞翔

可是妈妈,我知道我没有翅膀

所以我死了,就像我出生一样

我深爱的那个姑娘

她一点一点吃掉我的眼睛

我的世界,只剩下红色

妈妈,我爱上一个姑娘

我把青春,都留在她的身体里

可是我,已经忘记了她的名字

忘记了她的模样

妈妈,我做了一个梦

梦见彩虹,终于出现在我的天空

可是我,已经忘记了彩虹的颜色

彩虹的尽头,会是什么样子

我深爱的那个姑娘

她一点一点吃掉我的眼睛

我的世界,只剩下红色

如果时间可以倒流

我会在第一天就闭上眼

然后什么都看不见




评论(3)
热度(2)
莫失莫忘
© 甜小妖 | Powered by LOFTER